笔趣岛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三九三章 逃跑的新娘

第三九三章 逃跑的新娘

  “杨信,快救我!”

  新娘子一脸激动地尖叫着。

  好吧,新娘子是汪晚晴,话说她如今也是十八岁的老姑娘了,此刻一身嫁衣满头首饰,看着倒是多了几分美艳,就是激动的表情有些异常,甚至已经开始从那个本来就不大的窗口往外爬了。

  “这是闹什么?”

  旁边跟随的女人惊叫着。

  然后连同旁边几个丫鬟婆子一起涌上去,推着她就往轿子里面塞。

  前面的新郎也惊动了,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未婚妻,几个跟随的家奴急忙驱赶两旁围观者,而围观者当然不肯离开,这种新娘子当众逃跑的大戏绝对有吸引力,更何况还是个宗室的新娘子,在这混乱中汪晚晴依旧挣扎,而且还伸出一只手恍如溺水般向杨信召唤……

  杨信无语地看着她,然后从陇孝祖手中拿过那条白头蝰,直接扔在了那个把她往里推的女人胳膊上。

  后者茫然了一下。

  白头蝰一下子盘住她胳膊昂起了头。

  那女人骤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发疯一样向后退同时双手胡乱挥动着,其他几个女人本能般后退,但她们都抓着汪晚晴呢,混乱中这顶大轿终于撑不住她们拉扯的力量,本来就说不上多么结实的木制框架瞬间折断。里面的汪晚晴直接掉了出来,连同那些女人在地上砸成一堆,她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踩着一个婆子立刻就爬起来,不顾脑袋上的零碎一头从杨信和陇孝祖之间钻过去,紧接着抓住杨信衣服站在了他背后。

  “话说你好好出个嫁,非要把我拖上干什么?”

  杨信很无语地说道。

  “谁愿意嫁,我好好的日子过得开心,突然礼部就选了我来嫁给这个镇国将军,好人家谁愿意嫁个宗室!”

  汪晚晴一脸委屈地说道。

  “大胆,哪里来的野汉子,敢阻挠镇国将军大婚?”

  一个应该是王府属官怒冲冲地走过来喝问。

  “闭嘴!”

  杨信喝道。

  紧接着他把腰牌掏出来了。

  那属官愣了一下,看着上面那个后军都督府右都督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这时候那个新郎也过来了。

  “你说是礼部选你?”

  杨信没理他们,直接问后面的汪晚晴。

  宗室婚姻理论上就是礼部负责,礼部选人,无论男女婚姻都是,但现在宗室都到了十几万口子,每年多少要嫁娶的,根本不可能维持这个制度,所以现在通行的方式是王府自选,报给地方巡抚或者巡按,后者报礼部核准。基本上就是走个过程,另外明朝对宗室婚姻限制极多,礼部也得看是不是违规,实际上就像汪晚晴说的,好人家的女儿谁会嫁给宗室?

  他们是禁止和在职高级官员婚配的,别说尚书大学士之类,就是六部主事一类都不行。

  也不能说禁止。

  而是京官和宗室结亲的一律外调。

  实际上礼部根本不会核准这样的,虽然说是王府自选,但礼部不批就是擅婚私婚,是要受到严厉惩罚,前者不得封号,后者子女也不得封号,参与的王府官员一律治罪。

  礼部直接指定,而且是给一个镇国将军指定,这就有问题了。

  “但这也得你家同意才行?”

  杨信问道。

  他俩旁若无人,前面的新郎都快气疯了。

  这位镇国将军对汪晚晴肯定满意,不但漂亮而且出身名门,她爷爷死后可是赠兵部尚书,对于宗室来说这样的新娘绝对天上掉馅饼,话说这个条件就是藩王都很难娶到,虽然年龄有些偏大,但这个小问题可以忽略。

  “快,把夫人带过来!”

  他怒喝道。

  他身旁的家奴就要上前。

  “杨信,你不能见死不救!”

  汪晚晴在杨信身后一脸惊慌地说道。

  杨信使了个眼色,陇孝祖两把佩刀拔出,一下子横在他前面……

  “反了,简直是反了,敢威胁宗室,抢宗室的女人,快把这个反贼格杀勿论!”

  那镇国将军跳脚尖叫着。

  然后杨信把腰牌杵到他面前……

  “这位将军,请你看着我,看着我这张真诚的脸,刚才她已经说了我的名字,那么我现在很真诚地希望你,能够暂时停止你的婚礼,这件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受害者,所以我需要和大王详谈,但现在,她得先跟着我。”

  杨信说道。

  “我管你是谁,我就要她,她是我等着拜堂的夫人。”

  那个镇国将军暴跳如雷地吼叫着。

  说话间他就要去抓后面的汪晚晴,但就在同时陇孝祖的刀到了他脖子上,他吓得瞬间冒出一头冷汗,然后陇孝祖那张也算美艳,还多少带点野性的俏脸凑到了他面前……

  “杀了你,她就不用嫁给你了。”

  她用略带乡音的汉语说道。

  “这位将军,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了吗?”

  杨信说道。

  这时候那队苗兵推开人群涌了过来,一看这情况纷纷拔刀上前,他们全都是直背的环首刀……

  兵器里的苗刀不是苗族刀,那就是专门叫苗刀,真正苗族刀就是直背的环首刀。

  “你,你,你们等着!”

  那镇国将军色厉内荏地喝道。

  “走,回去调兵,关上城门,爷倒要看看这还是不是我朱家的天下,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便走边回头指着这对狗男女吼道。

  他后面那属官立刻吩咐手下去各处城门,整个街道一片混乱。

  杨信没兴趣管他们,立刻转回头看着汪晚晴,后者一脸兴奋,不过紧接着换成了一脸委屈,还在低着头拿眼角余光偷窥他。

  “你就别装了,要是你家也同意,那我也没办法了。”

  杨信说道。

  “那怎么办,我爹真答应了的。”

  汪晚晴一听立刻急了。

  杨信看了看附近那些议论纷纷的闲人,直接拉着她回了刚才那院子,紧接着黄澍的马车也被带回来,一百苗兵立刻封锁外围,甚至带队的军官还拿火箭出来对着天空发出信号,虽然杨信的移民大军在长江拖了上百里,但此刻到达武昌的也有三千多了,只不过都在城外而已。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信说道。

  汪晚晴赶紧交待事实。

  她这些年其实一直和方汀兰有书信来往,包括和黄英,之前她爷爷死后守孝一年,去年才结束守孝期,不过她自己玩的开心不想嫁人,她家的家风也没那么严,毕竟她爷爷是李贽弟子,而且她直到现在其实也还没满十八周岁,虽然在外人看来已经是老姑娘,但也不算老的过分。

  但今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被楚王府看上,然后楚藩的长史上报湖广巡按侯恂,后者紧接着报礼部,仅仅两个月工夫就完成所有程序,更重要的是她爹汪道春在一帮朋友劝说下居然同意了。

  然后她就只好嫁了。

  其实她也就是委委屈屈,还不至于想到逃婚,毕竟她总归也是要嫁人,不嫁这个镇国将军,一样也要嫁给黄州府那些交好的世家公子,对她来说这个结果也没多大区别。

  但却突然遇上杨信。

  有救命稻草当然要立刻抓住了。

  “也就是说人家明媒正娶,你爹也答应了,那你让我能怎么办?我这属于犯法,属于拐带良家妇女,回头楚藩的兵过来把我乱刀砍死都罪有应得。”

  杨信无语地说道。

  话说按照大明法律道德,这种事情的确可以抓住乱棍打死的。

  不要以为西厢记泛滥,在大明玩私奔就很浪漫,事实上一旦被抓住当场乱棍打死都不负任何责任,之前在广东就有一个案例,一对小情侣私奔,跑到男的家一个远亲家躲着,后者不知道他俩私奔。结果女方家人追查到,闯到其家中直接把男的乱棍打死了,男方亲戚骂女的害了他,女的最终只好上了吊,最终官府判决女方家无罪,但女的是上吊,男方亲戚只是以窝藏挨了一顿板子。

  这种事情戏文里是浪漫,现实里通常是死路一条。

  “可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杨都督,杨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嫁到楚藩连城门都不让随便出,就像关进笼子里一样会把我闷死的。”

  汪晚晴拉着他的袖子说道。

  “第一,你爹悔婚,反正现在没拜堂,第二楚王悔婚,总之两家至少得有一个悔婚的,我现在先保着你,你得想办法求你爹悔婚,我想办法让楚王悔婚,这是唯一解决办法。不过楚王那里很难说,毕竟你都已经抬来了,人家不可能咽的下这口气,而且刚才那家伙看起来对你还痴心一片,人家就是非要你嫁给他我也没办法。

  毕竟这是礼部定了的。

  那你就看能不能让你爹悔婚了。”

  杨信说道。

  “那更不可能了,我要能让我爹悔婚,那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我都这样了再嫁过去肯定没好日子,干脆你带着我逃出武昌,剩下的咱们以后再说,反正不能再嫁到楚王府了。”

  汪晚晴说道。

  杨信深深的看着她,汪晚晴突然红着脸一笑……

  “要不我去你家躲着,方姐姐说你们家修了城堡,想来楚藩也没胆量去你家找我。”

  她弱弱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