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绝世刀主 > 第372章 姬家
  “这只是你的猜测,万一真是秦龙的意思,我们如果不参与,恐怕秦龙会不高兴。”皇甫容道。

  皇甫海慢慢地说道:“秦龙若不高兴,我们怎么做他都不会高兴。如果此事真是秦龙设计,他不声不响做这么多布局,就只为灭掉三大帮派?他能灭掉三大帮派,就没有能力对我们动手?”

  众人听到最后一句,心里皆惊。秦家当皇族,其他武林世家心中并不太服,总有人想要取而代之。皇甫家没这个想法,难保其他武林世家没有这样的想法。

  作为秦家,肯定也时刻提防有人而取代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永绝后患。

  只要其他四大武林世家不具备挑战秦家的实力,秦家就可以高枕无忧。

  “所以,假如这次秦龙不出手,聂飞也许能逃得一命。等聂飞成为罡劲中期,他肯定会找人报仇。那个时候武林世家与聂飞两败俱伤,最后秦龙出手收拾残局。这恐怕就是秦龙最想看到的结果。”

  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思考皇甫海说的话。

  稍后,皇甫容道:“秦龙把聂飞养到罡劲中期,难道他有把握杀死聂飞?”

  皇甫海道:“这我不清楚。武林世家不会一个个等着被聂飞杀,肯定要联手对付聂飞。聂飞要杀死他们,也许会受伤,这是秦龙的机会。”

  “也有可能,秦龙有办法对付聂飞。就像天洪帮的帮主耿耀之死。到了罡劲中期,想要被人杀死,并不简单。也就聂飞有甲衣魔刀,才有可能杀死罡劲中期强者。所以耿耀的死,我总感觉有问题。他的死,引发了现在的后果,一环扣一环。”

  又是一片沉默,许久有人说道:“家主,就按海儿的意思办。这样我们可进可退,较为稳妥。”

  “大家都是这个意思?”皇甫容再次问大家。

  许多人点头,表示同意。

  皇甫容最后确认:“既然如此,我就去告之莫阳。不过,将来若有什么变数,你们可不要怪海儿。”这才是他再三询问确认的原因。

  他不想因为这个,将来这些人把责任推给自己的儿子。

  “家主,我们明白你的意思。将来出问题,我们不会怪罪海儿。他只是建议,根本没决定权,怪不到他的。”

  皇甫容心里呵呵地走出去。

  现在说得好听,到时候想要怪罪一样可以怪罪。只需一句你有什么资格提建议,就是你的建议影响大家的判断,总之想要找理由,多的是理由。

  莫阳等了很久,茶已经换了几壶,心中不由对皇甫家起了心思。很有可能,皇甫家的答案,不在他意料之中。

  就在他低头思考对策时,皇甫容进来。

  皇甫容对莫阳点头示意后,坐在座位上。等下人送上茶,他才对莫阳说道:

  “聂飞曾在东海,为我皇甫家剿灭魔鲨帮这个最大的海盗,还杀了魔鲨帮帮主摩天水。若是皇甫家对天洪帮和聂飞出手,有违江湖道义。江湖帮派之间争斗,只要不涉及普通百姓,朝廷和世家一向不插手。”

  皇甫容就说了这么多,然后端起杯子喝茶。已经隐晦地表达出意思,他端茶送客。

  莫阳没想到皇甫家竟然抵得住诱惑没有加入,这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皇甫家主……”莫阳还想再说什么,就见皇甫容笑呵呵地放下杯子站起来。

  “我还有事,恕不远送。”

  下人马上从外面跑进来,示意莫阳离开:“请。”

  莫阳甩袖离开。

  一路上,他不知自己哪里露了馅,让皇甫容看出端倪。他确实为皇族秦家办事,但设计聂飞,联手灭天洪帮,再灭东鹰帮和五元门之事,他只是报给秦家。秦家既没有反对,也没说支持。

  至于皇帝秦龙,他是见不到的。

  五大武林世家,少了秦家和皇甫家,已经确定有宇文家,还剩龙家和姬家。龙家的龙傲被聂飞杀死,罡劲初期供奉天叔也被聂飞杀死,龙家肯定有不少人对聂飞心怀不满。

  莫阳继续北上,到易州任家,又与任家几位取得一致意见,签了协议。有玉州易家和锦州李家,再加上武林大世家宇文家的协议,任家根本不会拒绝。

  从易州往西入幽州前往龙家,莫阳见到龙家家主龙震天。

  龙震天虎背熊腰,一看就是练武之人。站立行走,隐隐有龙形狮势。坐在那里,如同一座让人仰望的大山。

  莫阳的实力,并不惧龙震天。但却表示得很恭敬,礼数周全,位置放低。

  一番说辞过后,龙震天并没有马上答复,也没有像皇甫容那样要去议过再论。

  他出神地看着莫阳,仿佛要将莫阳看通透。

  “协议我已经看过,你说你为秦家办事,可是当今皇族的秦家?”

  莫阳点头:“正是。”他并没有说谎,他为秦家办过事。

  “你败出楼兰山后应该先去玉州易家回复,对吧。”

  “正是如此。”

  “按你的行程,应是玉州出发,往东走炀州、锦州,折往北去庆州、易州,最后折往西到我幽州,对吧。”

  “对。”

  “为何没有皇甫家的协议?你不会和我说你没去拜访皇甫家吧。”

  “皇甫家家主皇甫容说,聂飞曾在东海剿灭魔鲨帮,还杀了帮主摩天水,皇甫家不好对聂飞动手。”

  “皇甫家不出手,如何杀聂飞?”

  “我、东鹰帮、五元门、宇文家,已经四位罡劲中期强者,若再加上龙家的罡劲中期强者,共有五位强者联手杀聂飞。就算皇甫家不出人、秦家不出人、姬家不出人,也足以杀死聂飞。”

  “杀聂飞,不可与他一对一决斗。他确实有抗衡罡劲强者的实力,所以他才这么狂。但他杀了东鹰帮和五元门的帮主,无需再与他讲江湖规矩,只需联手杀他就是。”

  “龙家主,聂飞杀了龙傲和龙家供奉,江湖中人都看着龙家呢。聂飞若晋升罡劲中期,恐怕再无人杀得了他。到时候,只有他杀别人的份。此子不除,后患无穷。”

  “你会不会像杀易问天那样,杀我龙家的人?”

  莫阳保证道:“龙家主说笑了。天下是五大世家的天下,我可不敢对五大世家的人动手。杀易问天,只是让三大帮派反目成仇。”

  “希望你不要骗我。”

  “绝对不会。”

  拿到龙家协议,莫阳赶往望州姬家。结果没能见到姬家家主,只是姬家一位罡劲初期的姬姓管事接见。

  得知莫阳来意,对方推托家主闭关修炼不能打扰,此事无法决定为由,将莫阳送走。

  莫阳当然不知,姬烈阳早带着家中一众高手,前往荒漠刀神殿。姬家此时哪里敢有什么动静,所有族人早被吩咐不得招惹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