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快穿之狂撩男神365式 > 第243章 迫不及待

第243章 迫不及待

  若离看着盖倾眉将一直盆里沉淀的清澈的水小心翼翼的倒进另只盆子,将盆子底下的浑浊的泥水倒掉,又去舀来一盆。

  一直在外面帮着清理一些杂草的司马小婵听若离说可以用这些水洗衣服,清理门窗,也进了院子拿出几只盆子,学着盖倾眉的样子沉淀着水。

  甄一脉见若离闲了下来,这才拉了拉她的衣襟。

  若离侧过脸去,看了一眼甄一脉,他的眼神里闪着热情惊喜,知道他在外面是不会说话的,便随着他进了院子。

  一进屋子甄一脉就关上门,拉着若离进了里间指着地上的簸箩迫不及待“姑姑,快看,蚕会动了。”

  “真的!”若离随着甄一脉的手指,就看见一只只褐色的蚂蚁一样的虫蠕蠕的似乎都在动,惊讶的蹲下身子用手轻轻碰了碰“蚕卵成了蚕蚁了,看来我们该去采桑叶了。”

  甄一脉也跟着蹲在身边看着簸箩里的蚕蚁“姑姑,听随心说后面山上就有桑树。”

  “应该有。”若离仔细的看着蚕蚁,歪着头“这么多的山,一座连一座,树更多的不计其数,桑树应该不少,养这几只蚕还不小菜一碟,明天吧,明天我们就去后山采,只有我们两个。”

  对于养蚕,即使前世已经三十多岁,还是保持着一种惊喜和神秘,那是小学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她曾经为了找桑叶跑遍了郊外的小山头,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以前的兴趣再次被提起,她觉得自己真的变得年轻充满了童趣。

  甄一脉看若离孩子般的左看看右看看,还仔细的观察着小蚕蚁身上细小的毛,笑着点了点头,又好奇地问“姑姑,据说农家女子都要养蚕,你家以前一定养了不少吧。”

  若离顿了顿,觉得自己的样子有点失态,现在的出身可是农家女,古代的农家女不会养蚕,就好像前世的孩子不去上学一样。

  忙不迭的点头“是啊,是养了很多,不过我一般都跟着爹做农活,养蚕这点事一般是娘来管的。”

  甄一脉抬起眼睛有点怜悯的看着若离,若离的以前他是听娘亲当做笑话说给爷爷听得,娘亲是为了让不苟言笑的爷爷高兴,每天来请安的时候。将金若离的事当做笑话说给他开心,娘亲嘴里的金若离,就是一个迂腐的土头土脑的标准的只知道死守规矩的农家女子,家里的人也都一个个的脑袋比榆木还要僵硬,正是因为娘亲每天将金若离当做笑话,才会被爷爷选定来照顾他。

  这个时代未出阁的女子一般是不干农活的,想着若离以前要跟着爹像个男子一样的干农活,这段时间他也看出来农活很不好干,他觉得有点心痛。

  他也从若离的眼神中看出来,她是真的不知道怎样养蚕。虽然兴趣很大,更多的却是惊奇。

  若离看出甄一脉眼里的意思,怕他追问忙岔开话题“一脉如果我们去后山采桑叶。说不定会遇上什么危险,林子里树木很多,里面藏什么野兽也说不准,姑姑知道你会武功力气又大,你有能力保护我们两个吗?“

  甄一脉闪了闪眼睛。不屑的说“姑姑,能有什么危险,我们来了这么长那个时间也没看见过什么野兽。”

  “怎么会没有,只不过是野兽也怕人,人才是百兽之王,有人居住的地方它们一般是不会的了。我们也没太去林子里,就是去也很多人,那些个野兽自然更不敢出来了。可是只有我们两个的话,就不敢保证了,毕竟林子是人家的地盘。”

  “姑姑,不用害怕,如果遇上野兽我一只手就将它消灭了。”甄一脉豪迈小声而坚定地说。

  这孩子就是懂事会安慰人,其实若离也知道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危险。山里人还不是一辈一辈的生活下去,像常婆婆人丁那么兴旺。

  她看了看甄一脉的头柔声道“一脉最乖了,有一脉在姑姑什么都不怕。”

  两人正说着话,门外传来鲍天麟已经完全洪亮的声音“金若离,快点出来,蔡小姐来了。”

  “蔡小姐来了,那么多美男子不会去招呼啊,”若离小声嘀咕一句,对甄一脉摆了摆手,两人出了院子。

  果然玉梨小姐带着两位搭配的红红绿绿的丫鬟和几位家丁已经到了田边。

  因为是用的是河水,白天又没和村里的人接触,便在大白天的将水引了过来,目标太大,山坡上有很多干活的人,估计玉梨是看到了,才赶了过来。

  若离轻轻地捅了捅鲍天麟小声道“哎,鲍天麟,你说这位蔡小姐会不会找我们麻烦,会不会说我们私自用了河水?”

  鲍天麟轻轻笑了起来“这河水是从上游流下来的,又不是他们家造的,找什么麻烦啊?”

  “那就是借机来看看司马翼司马羽,你看看那两人头都低了下来。”若离瞄了一眼司马翼司马羽,两人只管拿着铁掀装模作样的顺通着水渠里的水流。

  鲍天麟笑着小声说“所以才喊你出来啊。”

  “好的,我来招呼吧。”若离一口应承下来。

  作为一个过来人,既然司马翼司马羽有点躲闪,就说明他不愿意被这样纠缠,虽然谈不上纠缠。

  便带着甜美的笑容迎了上去,鲍天麟走在身边,侧过来本想着说句什么,却见她笑得甜美可爱,阳光般的灿烂,心里一紧,忙低下头去。

  若离笑着去迎蔡玉梨,头一偏看见盖倾眉端着盆子再次走了出来舀水,见到她抬起头笑,忙对她说“姐姐,蔡小姐来了,我去招呼一声。”

  盖倾眉低着头含笑说“妹妹去吧。”

  盖倾眉很懂规矩,一般有鲍天角鲍天麟在场,她几乎不抬头,说话也带着低声下气。

  若离纵了纵肩,这些人的封建思想太多根深蒂固,就是司马小婵甄珠儿甄贝儿见了鲍天麟鲍天角都毕恭毕敬,都是被流放之人,地位已经平等了,还这样。

  司马小婵在清洗门窗,盆子里还泡着衣服,若离有点佩服她,这个还没甄珠儿甄贝儿大的女孩子,从来到这里就负责做饭洗衣,照顾哥哥照顾妹妹,有好几次大清早的若离就看见她挑着水很轻轻盈的回来。

  司马小婵体格矫健,双眼有神,一眼就能看出是体力特别充沛之人,若离虽然知道她也是从小习武身手不凡,但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出身如此高贵的女孩子,这样放得下身价实在难得,就是她也得甄一脉帮她去抬,才能将水抬回来。

  便对着司马小蝉说“小婵啊,你真是能干。”

  司马小婵听若离说话,转过脸来,看见鲍天麟忙低下头去“若离姑娘,这叫什么能干,你才能干呢,要不是你哪里来这么多现成的水用。”

  “这是人家干的,关我什么事。”若离很谦虚的说“我也就是跟着瞎起哄。”

  “这么起哄的啊!”鲍天麟侧过来来“那以后就多起几次。”

  司马小婵本来还想再说几句话,见鲍天麟插了进来,忙低下头去继续清洗门窗。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蔡玉梨不远处。

  若离重新带上灿烂甜美的笑容,柔声打着招呼“蔡小姐啊!真是稀客。”

  玉梨一双看起来怯生生实际很犀利的眼睛灵动的转了一圈,锁定了司马翼司马羽在那边地头拿着铁锨,轻柔的一笑“田公子,若离姑娘你们都在啊。”

  说完这句话她觉得不好意思,红着脸笑了笑,这些人是不能的随便离开的,自然是一般都在。

  鲍天麟很官场的微微点点头“蔡小姐可是稀客,不知道这次来有何贵干?”

  玉梨的眼睛很自然的在地那头瞄了一眼,娇柔的笑着说“也没什么事了,就是看见你们将水都截过来了,下游的李家庄派人来找我爹,说是水太小了,怕断了,我来看看。”

  原来是下游的人投诉,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去过下面,影响了人家用水也不好,若离忙说“哦,蔡小姐,这个不用担心,我们只是浇灌一下地,地灌透了我们就依然将水堵住。”

  玉梨眼睛有意无意的一直盯着司马翼看,身后的两位丫鬟也不时的看向司马羽,若离转脸看了眼鲍天麟,两人很会意的交换了一下眼色。

  见玉梨心不在焉,也不说话,只是带着笑意站着,因为有规定也不能请她进院子。

  司马翼司马羽在地那一头装作清理渠道,眼睛却偷偷地观察着这头鲍天麟若离和玉梨的动静,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却看见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司马翼脸微微一红,小声对身边的司马羽说“小羽,这个蔡小姐怎么回事啊,这么主动的来,我看我们以后要躲远一点。”

  司马羽轻轻笑了笑,哥哥的心思他最清楚,他知道哥哥对玉梨的印象还可以,也曾经说过为了能在这里好好的名正言顺的住下去,考虑一下牺牲自己,但是哥哥是个很注重女子德行的人,他不喜欢女子一直追着男子,这几次玉梨的主动来访让他觉得很尴尬。

  也小声道“那是因为哥哥太有魅力了,不过既然哥不喜欢她这样我们就躲躲,看若离姑娘的样子,她应该懂得我们的意思,这么长时间并没有喊我们过去。”

  司马翼点点头“那天有时间了去告诉蔡小姐,婉转的告诉她不要老是来这里,如果有什么事你会去老地方的。”

  司马羽应了声”“哥,我明天就去,不过现在我看我们还是过去一下。”

  司马翼抬头一看,玉梨已经带着两位丫鬟袅袅婷婷的向这边走来。

  司马翼微微红着脸和蔡玉梨打过招呼,便威武冷峻的站在鲍天麟身后。

  玉梨见司马翼过来,眼神专注起来,看着若离温柔可人的说“若离姑娘,刚才我的话没说完,除了下游的李庄派人来问河水为什么小了很多外,我爹还让我来看看你们是怎样将水截断,截水做什么?”

  若离看了眼鲍天麟,蔡玉梨看起来胆小怯弱,楚楚可人,其实内心绝对强大,虽然她在这个时空只是接触了这么四家人,但是完完全全大家闺秀的千金之躯的甄珠儿甄贝儿盖倾眉几乎是不怎么出门,出了门也只是在家门口转悠,就是武将出身的司马小婵也不会随便乱走,就是后面山上都没一个人去过。

  这个蔡玉梨虽说是因为蔡老爷没有儿子,将女儿当做儿子用,但是走去乡里乡亲的村里还好,来这人都不熟的有这么多美男帅哥的地方确实是需要勇气的。

  鲍天麟见若离看他,用眼神示意她来回答。

  若离清了清嗓子,顺便看了一眼司马翼,他双目前视,冷峻有神的目光熠熠生辉,却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引力,若离看得出来他很不愿意和玉梨有所交流。

  便带着灿烂的笑容回答玉梨的问题“蔡小姐,你也都看到了,我们这门前这么大一片地,以前都是荒着的,下了种以后又没下过雨,如果不浇水的话就要干死,你不是说浇水也不起什么作用吗,所以为了不让这些禾苗干枯而死,我们只能是引水灌溉,就是这样将河里的水顺着挖出的渠道引过来,将地浇透。”

  玉梨浅浅一笑,眼神有意无意的飞向司马翼“原来是这样。你们真是聪明。”

  “什么聪明啊?只是离河水近,又是平地而已,换做山地坡地就是有从聪明也上不去。”若离很谦虚的笑着说“加上我们这些人也身子懒,所以就想着怎样少出点力气。”

  玉梨的目光一直几乎谁毫不避讳的看向司马翼,看的司马翼就算是双目直视,也觉得心里像是蚂蚁在咬,痒痒的又有点尖利的痛。

  若离觉得有点好笑,心里实在是有点佩服这个山里的小小姐,竟然将这样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未来小将军弄得不知所措。

  同时也觉得这个娇娇弱弱的小家碧玉有点太过大胆了,如果换在她的时代。女追男隔层纱,那是一定又快又稳,但是在这个时空。这样大胆就会让男子难以接招。

  再说不管是什么时空,也得顾全另一个人的感受吧,本来司马翼司马羽对玉梨的影响应该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不会买到粮食前几次她来还有点殷勤,但是她如果在这样裸的表现出来。很有可能事与愿违。

  为了给司马翼一个借口离开,也提醒玉梨不可过于显山露水,尤其是当着鲍天麟的面,便对司马翼说“司马翼,地也浇灌的差不多了,你力气大只好麻烦你和司马羽去将河里的树干挪开。要不然下游的人又要来了。”

  司马翼有点感激的看了若离一眼,示意司马羽,两人一起离开。司马羽笑眯眯的对玉梨说“蔡小姐,我们失陪了。”

  司马翼脸部线条很僵硬的扯了扯,玉梨却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了出来,怎么会这么有型!

  司马翼司马羽一起向河边走去,背影高大挺拔矫健。玉梨的目光随着司马一一直到了河边。

  自从见过司马翼,她的心就不由自己了。为了见司马翼一面,她竟然带着家丁丫鬟一次一次的来到这个爹禁止来的地方,还打着爹的旗号。

  她虽然是个山村地主家的小小姐,爹也是出了名的吝啬,但是对她却是尽其可能的大气,她也是识文断字知书达理的,对于女子的所有条文她都清楚,以前也也是坚决的按照《女子训诫》里规定的去做。

  但是现在她顾不了这许多,一两天看不见司马翼,她便食不甘夜不寐的。

  看着司马翼司马羽去了河边,本来她也想借口要去河对岸的常婆婆家讨账,但是身后这几个以前一直跟着爹的家丁知道规矩,老爷吩咐过收账讨债要等到月底,现在还不是月底。

  虽然她已经将对司马翼的意思表现的近乎裸,但是人在这个时候都是迷糊的,她以为自己很隐秘别人看不出来,想着已经见过司马翼了,不可被人看出来。

  便对若离说“既然只是为了浇灌地,也已经去疏通了,那我就告辞了。”

  若离笑吟吟的说“蔡小姐辛苦了,慢走。”

  若离带着两个丫鬟几个家丁离去吗、,鲍天麟很暧昧的笑了起来,盖星雨也跟着笑,若离眼神微微一瞪“笑什么?看把司马翼给难堪的,这个玉梨小姐好是好,就是胆子太大了,把我们司马翼都给吓住了。”

  鲍天麟就笑出了声“金若离,你开什么玩笑,司马翼可是堂堂的小将军,岂能被一个风都能吹倒的女子给吓住。”

  若离白了他一眼“你还小自然不懂,女人又不是敌人,男人最害怕的不是刀枪棍棒两军对垒,而是女人的柔情,也许司马翼了战场所向披靡,万夫莫开,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女子他未必有那么大的神力。”

  鲍天麟听若离说的有意思。带着包罗万象的笑看了身边跟着的的盖星雨一眼,两个男人会心的对了对眼神,鲍天麟才说“金若离,照你这么说女人比很多兵士还厉害了?那么以后打仗的话,派些女子前去就行了。”

  “女子出马,用得好绝对顶的上千军万马。”若离很是得意的说“自古以来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三十计中就有一计叫做美人计,屡试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