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 322 东窗事发——堵窟窿

322 东窗事发——堵窟窿

  “大小姐这话问得好!”孙勇赞赏地笑了笑,然后解释道:“属下被家丁叫过去的时候,倚兰院的下人们都在竹林中未曾离开,但是属下查看脚印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双离开竹林的脚印,那个脚印的主人,应该就是娟儿临死之前跟她在一起的人。”

  “孙管家又是如何断定的?”苏云珠又问,“方才您也说了,是有人跟您报告了这件事您才过来的,您又如何确定那脚印不是给您送信之人的脚印呢?”

  孙勇笑了笑说道:“因为给我送信的是男子,而那双脚印,是女子的脚印,鞋底的尺寸比男子的要短了许多。”

  “原来如此……”苏云珠点点头,却更疑惑了:“女子的脚印……又是他杀……怎么可能?谁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相府杀人?”

  “方才属下只提到脚印一事,还没说到娟儿身上的伤痕,”孙勇又说,“属下早些年曾经跟着仵作学过一些常识,所以懂得一些,那娟儿的脖颈处有些勒痕,身上也有些摩擦伤痕,而且尸体的腹部是平的,并不像寻常溺水而死的人那样腹大如鼓,由此可见,娟儿并不是被淹死的,而是被人勒死之后才拖到那口井中去的。”

  “天哪!——”韩氏后怕地叫了一声,“竟然有人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行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孙管家,脚印可以比对出来吗?”苏云珠问道。

  孙勇摇摇头:“只能看出大小,其余的,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苏砚的眉头越锁越紧,“这件事暂且先到此为止,你将消息封锁住,然后暗中调查这件事……府门外的人群又是怎么一回事?”

  孙勇看了韩氏一眼,然后为难地开口:“老爷,属下想,还是请夫人跟您说一说比较合适。”

  “孙管家真会说笑,我连那人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又该如何说?”韩氏陪着笑说道,她忽然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有些麻烦。

  “是这样的夫人,那些人说,他们是从城西竹林里过来的,说是被赶出来了,无家可归,没有了生计,是来找夫人收留的。”孙勇实话实说。

  韩氏心中一惊,她这才刚将那片林子的房契地契给了济世堂,没想到济世堂这么快就开始动手洗牌了。

  她眉头紧锁,还没想好如何解释,苏砚已经说话了,他朝着韩氏问道:“那片庄子不是一直经营得很好吗?每年都有结余,还会贴补其他庄子铺子,那些人做得好好的,为何会被赶出来?”

  “老爷,是……是……”韩氏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跟苏砚解释,毕竟,这庄子是挂在梨落名下的,将来梨落的女儿苏倾城出嫁,是要作为嫁妆一起让她带走的,可是如今却被她给了济世堂。

  “老爷,那些人说,是庄子里新的东家将他们赶出来的,理由是庄子里要不了那么多人,那新东家说他们是吃闲饭的,就每人赔了些钱作为遣散的费用了。”见韩氏不说话,孙勇便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新东家?那庄子不是相府的产业吗?哪里来的新东家?”苏砚疑惑地看了一眼韩氏,见韩氏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他对着韩氏沉声说道:“我记得之前就跟你说过,梨落的嫁妆动不得,那些都是给倾城留的!”

  “老爷,您听我解释。”韩氏紧张地开口,她看了一眼孙勇,又说:“可否请孙管家回避一下?”

  孙勇看了苏砚一眼,然后应声退了出来。

  “玉环,你也出去。”韩氏又对玉环说道。

  “是,夫人。”玉环也从房内走了出来,还顺手关紧了房门,打算去偏房看一眼李嬷嬷。

  可是还没等她走下台阶,忽然听到房内一声杯碟的碎裂声,还伴着苏砚的低吼:“你竟然将梨落的嫁妆白白送了人?”

  玉环吃了一惊,想到韩氏对下人苛责的态度,便不敢再听,慌忙抬步离开,可是刚走了两步,她又怕韩氏待会再有事找自己,万一听不到再被受罚,所以又转身折返了回来,堵上耳朵之后在外面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房间内,韩氏跪在苏砚旁边,抽抽噎噎地说完了理由,又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哭诉着。

  “老爷,妾身已经跟您解释过了,妾身并没有白白送人,那是妾身支付给济世堂的药钱啊!那济世堂吴大夫的医术您也是相信的,只要能治好珠儿的病,您难道还在乎那区区一个庄子吗?”

  “区区一个庄子?”苏砚的脸色很不好看,“你别以为这些年我真的对你做的那些事情一无所知,你手上的一少半庄子,差不多都是这个庄子养活的吧,你将这个庄子抵了出去,将来倾城出嫁的时候,你又拿什么还她!”

  “老爷,妾身倒想问问您,在您心里,是珠儿的身子重要,还是倾城的嫁妆重要?”韩氏看了一眼身边的云珠说道。

  听了韩氏的话,苏云珠的脸微微白了一些,强笑着低下了头。

  “当着云珠的面呢,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二者如何能够相提并论?”苏砚不满地瞪了韩氏一眼,“济世堂的老板我也认识,他并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总是提到云珠的病,云珠究竟得了什么病?”

  “是……”

  “母亲!”苏云珠忽然对着韩氏摇了摇头,然后笑着对苏砚说道:“父亲,这件事确实是母亲欠考虑了,女儿身子并无大碍,她只是过于担心女儿了,关心则乱,再加上府上原来的张大夫因事返乡了,所以她才会带女儿去济世堂的。”

  “那也不能将整个庄子都抵出去啊!”苏砚说道,“明日你再去济世堂,带足了银两,将那庄子赎回来。”

  “老爷,当初妾身就是带着银两去的,可是那吴老板点明了就要那个庄子,妾身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所以才给了他的。妾身是想,大不了,等到倾城出嫁的时候,妾身从其他地方的庄子铺子里面再给她两个就是了。”韩氏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给她两个?”苏砚冷笑了一声,“那座庄子每年的盈利,你应该比我清楚吧?你就打算拿出两个铺子来赌这个窟窿吗?”

  :。: